文/范迪安

 

 

范揚先生在中國當代畫壇久負盛名,自1984年創作大幅主題性作品 《支前》 獲第六屆全國美展銅獎后,幾十年來,他在藝術創作上激情涌發,以開闊的思想觀念不斷探索,筆耕不輟。他的畫路寬廣,山水、花鳥、人物等題材皆擅長,寫意、工筆、書法跨界貫通,喜歡在表現題材和形式語言上多做嘗試,從挑戰自我出發,達到得心應手的境界,大幅創作與精致小品均追求意境之美和筆墨品質,以高產的積累和鮮明的個性成為當代中國畫藝術開拓創新的一位重要代表人物。

以中國畫的當代發展為理想,范揚一方面堅持深研傳統、廣收博取,體現出一種從融通到轉化的學術智慧;一方面堅持深入生活,神游自然,以捕捉和表現物象的“神態”為追求,敏銳感受萬物生命的情狀,把握創作感興的“禪機”,取象造型視角新穎,出其不意,構勢造境落落大方,清朗暢懷,用筆、用墨、用彩渾然貫氣,藝術語言節奏與作品情感節奏交相迸發、融合,在筆墨語言上自成鮮明的“體格”,煥發出生機蓬勃的時代氣象。

南岳大廟 55cm x 88.3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6年

 

登泰山瞻魯邦 38×87.5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09年

 

在山水畫創作上,范揚承繼宋元以降中國畫大山大水的傳統,朝向“筆厚墨沉”的美學境界。他在走進大自然之時暢開胸襟,直接體驗自然給予的啟迪,體察造化之妙。他所畫的山水不拘地域之限,以超越傳統的視角既畫純粹自然的山水,也畫與田園、村鎮乃至都市關聯的山水,體現出一種具有當代視野的“大山水觀”。近十年來,他在對景寫生上尤下工夫,從太行到巴蜀,從皖南到云貴,從國內到海外,臨場所感,逸興盎然,性情所致,筆不能收,寫生數量巨大,畫出了可觀、可居、可游的山水情境。“寫生范揚”一詞,不僅表現了他在山水寫生上拓開的新途,也表明他在“寫生”與“創作”的同一性上所達到的精湛水平和時代高度。

 

絲綢之路 · 趕車的人 248cm x 480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4年

 

  行書 李白《聽蜀僧濬彈琴》 30.3×77cm 紙本 范揚 2018年

 

在人物和花鳥畫創作上,范揚也同樣信手拈來,皆成文章。

他的花鳥畫章法別致,意態不凡,在筆線、墨色與色彩的表達上放松自如,花鳥形象與形式語言都散發出活潑生機;在人物畫上,他的作品既有用濃墨大筆表現的鄉土風情,筆墨粗獷有力,顯示出繼承傳統文人畫大寫意的風格和神韻,也有以墨彩并茂的形式畫出的高士與羅漢,可見他在文人畫系統之外還取用傳統壁畫、木板年畫等民間美術資源,別有情趣、別開一方天地。展覽中最新的作品是他的“世事繪”系列,在這個系列中,他將游歷觀感與時事新聞結合起來,畫出了當代世界現實生活中的事件和人物,刻劃出詼諧風趣、讓人忍俊不禁的場景和形象,也實驗性地延展了中國畫的表現題材。

井陘蒼巖山 67×49.5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6年

 

作品形態多樣而精神內在統一是范揚藝術的鮮明特征。萬物華發,競相自由,世相多姿,紛呈生機。在范揚筆下,物以“神”聚,生活與生命的光彩盡顯其神。

范迪安

中央美術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副主席、教育部藝術教育委員會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北京美術家協會主席、全國政協委員。

 

范揚自述

文/范迪安

 

我祖籍江蘇南通,1955年1月27日出生在香港銅鑼灣圣保羅醫院。這醫院如今還在,我后來還曾去醫院大門口照相留念。

自小我在南通老家的外婆家長大,小學是南通師范第二附小。“通師二附”是南通市小學的第一塊牌子,我祖母是校長。我高中上的是南通中學。南通中學稱得上是一所王牌學校,主要出兩類名人:一類是側重邏輯思維的科學家,像院士數學家楊樂;另一類則是注重于形象思維的大畫家,像國畫家范曾。順便說一句,范曾是我嫡親的叔叔。

濯足洗心圖 43cm x 40.5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5年

 

巴扎集市所見 44.5cm x 43.6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5年

 

花開四時香 52cm x 32.5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8年

 

我17歲高中畢業(1972年),進了南通市工藝美術研究所學畫、學民間工藝、學剪紙:畫刺繡畫稿,臨《八十七神仙卷》、臨宋畫,練白描,嚴格訓練,嚴格要求,有點童子功的意思。當時,有吳冠中、黃永玉、范曾、袁運甫、袁運生、高冠華、韓美林等大師到南通、到南通工藝美術研究所講學、作畫,教授生徒,我獲益匪淺。當時,我的學友有林曉、許平、徐藝乙、卜元、冷冰川等,我們一并長成。

1977年恢復高考,我考上了南京師范學院(現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1978年2月入學。這個美術系是老中央大學的底子,呂鳳子、徐悲鴻、陳之佛、呂斯百、傅抱石等在此辦學,育人無數,大師輩出,學風正派,學術嚴謹。我讀四年本科,畫素描、色彩,有徐明華先生教;學書法,有尉天池先生指導;國畫講座有楊建侯先生;西洋美術史是秦宣夫先生講授。老師都是一流的,學生也肯努力。

普陀山南海觀音像 105.3×73.8cm 紙本白描 范揚 2017年

 

1982年,我留校做了助教,后來做講師、副教授、教授,1998年任美術系主任,1999年美術系改美術學院,我任這個美術學院的院長。2005年我被調到北京,任中國國家畫院山水畫研究室主任。

我畫中國畫,山水、人物兼及花鳥。學師范,這些都要會,也都要好。我曾畫過一幅 《支前》 (1984年),大場面,畫得不錯,被中國美術館收藏了。三十多年過去,現在這個畫兒也還站得住,不是“一風吹”的作品。我的山水創作屬于渾厚一路,用水也還滋潤。傳統上我下過工夫,自認是打進傳統去了。從傳統中走出來的嘗試,是要師造化。前幾年,我畫了一組《皖南寫生》,也能看看。再往下走,我師我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還會一點藝術設計,我設計了三套郵票:《太湖》 5枚、小型張1枚(1995年);《周恩來同志誕生100年》 4枚(1998年,范揚、時衛平合作) ; 《普陀秀色》 6枚(1999年)。這些郵票國家正式發行,說明我素質還算全面,大學里藝術設計課程學有所用。

我出了本《范揚畫集》,另也編了幾本冊子,參加過若干畫展。我還先后訪問過埃及、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俄羅斯、韓國、日本等國,看了許許多多的巨匠名作,因此,知道了自己的渺小,有了許多的感慨。

扎尕那村落木屋 48X75cm 紙本水墨 范揚 2017年

 

學石濤 45cm x 37.5cm 紙本設色 范揚 2018年

 

但是,我仍然保留著那一份初始學畫時的熱情。我喜歡畫畫,畫畫對于我來說,不是事業,是生活。我看我這一輩子,別的也不會了,我只會畫畫。“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于我如浮云”,古人說得真好,常讀常新。

另外,范揚的“范”,是草頭范,范揚的“揚”是提手揚,這也是我經常要提醒為我治印的朋友和為我發稿的編輯們的注意事項。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