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甲乙
責編/王艷玲

“希希的畫”是以詩畫雙璧的形式,展現浪漫而又嫻雅的感染力。詩歌是拓展“畫稿”的情境和內涵,而繪畫則增添了不一般的意象。

《戲》
戲演完了
帷幕落下
戲子臉上的油彩被卸去
所有的都離去了
上演的忠誠
劇終

劉禹希,生于上世紀70年代,自幼學習國畫花鳥,2013年繪制“漫畫管理系列”漫畫作品。

《呼嘯》
臺風前的一天
大地在喘息
風吹散頭發像呼嘯的海浪
與往常一樣
我躬下身體做祈禱
平靜的呼吸
禪音里安詳

“希希的畫”的繪畫作品有女性藝術的特色,亦具個人格調趣味。畫風閑適自在,想象力充沛。在表現形式上的適度夸張,使得畫面既簡潔又有別致的美感。線條看似信手拈來,隨意而作,卻大方而不輕率,富于感性、才情。這些都是發自內心的情趣和氣度。

《自由》
我們期望
生活在一個前所未有的
自由時代
當我們付出諸多的代價之后
得到的
也未必是你理想中真正的
自由

劉禹希作品的藝術特征是注重直覺表現,又化繁為簡,同時一定程度地融入她的人生哲學。

《月光下的身體》
在月光下
身體是黑色的
在日出光芒下
身體是金黃色的
在黑夜里
覺得四周都是空隙
在白日里
又在凡世間尋找希望
在永續的循環布局
如何救贖自己?

她這樣說:“在畫里/我/活在自己的世界/充滿想象力的/童年。”

《菩提樹下》
是不是
坐在菩提樹下
我們的眼睛就明亮
能知善惡了?

作品《祝福》,畫面上是一位美麗、純真的少女,眼神流露出虔誠的渴望,內心的波瀾外在于身體語言。少女手握一朵鮮花,同時嘴唇也飽滿如花苞。畫者以寥寥幾筆表達出豐富的蘊涵;《會離開的》的畫面無拘無束,大膽而張揚,表達了“看開”的心靈空間,仿佛有風吹拂而過;《夢幻》“畫一個世界/安頓在那個隱秘的深林/在幻覺中創造了幸福/沉浸其中……”詩句和畫作交織,從雙重角度表現心靈空間。畫面上少女兩只眼睛一睜、一閉,這是她外在和內在的某種象征——夢幻不一定發生在夜晚睡夢中,有時更是一種白日夢。她的四周,浮動著變幻的圖形,神秘莫名;《菩提樹下》則漫漫葉片飄蕩,以此對映內心的紛亂,從坐禪人驚訝的表情看,其似乎是有所頓悟。大道從簡,可以說畫者巧妙地把握了這個瞬間;《自由》有寓言的意味:理想中真正的自由,正如老樹禿干上殘存的一只大鳥;《假期》的畫面黑白分布很有意思,貓不跳,魚不急,一切都在緩緩地流淌,這就是“我”假期中的狀態吧?《月光下的身體》像夜空的星星一樣袒露,只是眼睛仍然睜開著。這里有著坦蕩的快意。眼神渴望什么?因為既享有四周都是空隙的黑夜,又能想往白日里塵世間的希望;《影子》中,女性張揚的身體語言和面部表情,顯示人的本能和靈魂常常難以妥協?

《夢幻》
畫一個世界
安頓在那個隱秘的深林
在幻覺種創造了幸福
沉浸其中

面對生存的世界,畫者時常流露出這樣的哲思,即事物的終極未必完美,好與不好都是相對的。畫者習慣于對世間事物“兩面看”,因此增添了哲學的意味。常常是,人生過程中的悠然態或思索態更有天趣。用筆表現當下,當是一種好選項。這是其畫作的一些美學特征。

《月亮的憂傷》
我的憂傷
都在畫里
月亮的憂傷
沉浸在太湖里

劉禹希,微至(蘇州)醫療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
自幼學習國畫花鳥,創業中開始漫畫創作,2013年創作的“漫畫管理系列”漫畫作品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官方公眾號發表。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