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銀釧/詩文 吳景騰/攝影

《芊芊荷葉》
葉子只是葉子
那里來的紋理
葉子里面有葉子
有神經的分布
有情感的遷移
不只是荷葉
是地圖
是心的地圖
紡織著我們
悄悄走過的時光
和復制的
新地圖
只有你讀得懂

驚蟄時,我接到吳景騰電郵來的荷葉圖片,上面有些毛毛蟲;春分時,吳景騰寄來荷葉迎風;谷雨時,他又拍了含苞的荷花,層層包裹的淡淡粉紅,在池塘里與昆蟲對話。接下來是立夏、小滿、芒種、夏至……吳景騰幾乎總是踩著節氣的鼓點,寄來荷的各種景致。

一年四季,他守候著許多地方的荷花。他的時間隨著二十四節氣運轉。除了平日拍荷花,每逢節氣也一定會到荷塘去攝影創作。

“都是荷塘風景,節氣時有什么不同?”

迎朝露》
只有你能把天空的藍色
放在手掌上
緩慢地
我在最溫柔的時辰來到
光線做的床
沉睡的藍剛剛醒來
映照露珠
坦誠的心迎向天空
呼喊你的名字

“當然不同的,天地有話對荷說。”

吳景騰1953年生于臺灣嘉義大林,既是攝影藝術家,也是資深新聞工作者。他追拍荷花四十多年,從臺北、新北、桃園、嘉義、臺南,一直追到上海、南京、淮安、北京、哈爾濱……

以前,只要和我碰面,他往往都是帶著筆記本電腦,一邊喝咖啡,一邊帶我欣賞他電腦中從各地拍回來的荷花圖片。深邃的荷塘景色深深感動我,不禁像吳景騰一樣以荷思索生命。他是用鏡頭來聚焦,我則陸續寫詩,記錄下他所拍回來的四季荷花給我的感動。不知不覺,日積月累,已為138幅攝影作品寫了138首新詩。這些哪里是詩哦!分明是我長年看荷花寫荷花,住進荷年荷月荷日里的心的悸動。我忘了時間,也忘了到底寫了多少,直到吳景騰告訴我,已寫了138首。

《大 千》
盛滿晨光
盛滿霞彩
盛滿靛藍
我是最初的夢
寂靜

去年7月,吳景騰和我合作的攝影詩話集—— 《人生為荷》 于臺北出版,同時也在臺北和高雄兩地舉辦了 《荷詩對話——吳景騰追荷攝影展》 。今年5月,江蘇淮安國際攝影館也主辦了 《荷詩對話——吳景騰追荷攝影展》 ,同樣的荷花照片和詩作,在不同的地方,有相同的感動。荷花與詩如何對話?我也不明白,只是直覺感受到,每一朵荷花都帶著一首詩,每片荷葉也印刻著一首詩。每每看著看著,心里就有詩的聲音回旋。

展覽期間,臺灣各地的人們來到臺北或是高雄展場,欣賞吳景騰拍的照片,也和我討論詩句。有些人搭了長途車,專程來看展覽,有些人等在現場,就是要和我們討論心中的感懷。人生為荷,人生為何,在不同年紀,我們總是有不同的體悟。

在淮安,人們在多幅拍自淮安荷花蕩的作品前面佇足沉思。那是吳景騰在2017年拍攝的淮安雪日荷花蕩。“那年,我請淮安日報社攝影部主任程鋼幫我關注淮安的天氣,如果下大雪即通知我。2017年大年初四,程主任告訴我淮安正在下雪,我隔天立刻搭機趕往南京,轉搭車到淮安,和程主任會合再趕往金湖縣荷花蕩,到那里已經半夜12點了,隔天早晨5點半起床,黑蒙蒙的荷花蕩沒下雪,氣溫大約是零下3攝氏度左右,氣象預報7點太陽才會升起。我們開車在一望無際的萬畝荷花蕩里尋找拍攝的景點,東方的天空色彩慢慢變化,7點鐘太陽從遠處的樹梢升起,為一大片枯萎的殘荷,傾注溫暖與熱情,美極了!” 吳景騰向我述說著心中的震撼與感慨,一首首詩也在我心里生長。

《乾 坤》
雪地里
我留下線索
所有一切都被收藏
只留下孤獨
不在場的證明
證明不在場
不安在雪地里生長
漫長的黑夜在地底
只有你奔來
為我打開
日光的天線

為了拍攝“雪荷”,吳景騰還從網上查找到哈爾濱有位旅游達人叫冰城馨子,也就是趙天華女士,她拍過哈爾濱伏爾加莊園的雪地殘荷,于是吳景騰請她幫忙關注哈爾濱的荷花及雪況。

2017年11月底哈爾濱開始下雪,友人告訴他:“氣象預報12月9日還有可能下雪。”他8日就乘飛機趕到了哈爾濱。吳景騰后來說:“當夜開始飄雪,我整夜輾轉難眠。清晨,天微微亮,帶著相機和三腳架到荷花池畔。雪停了,氣溫零下20攝氏度,看到白雪停留在蓮蓬上,荷的生命力實在太強了。一花一世界,一葉一乾坤。荷因繁茂而美,不因衰敗而廢。凜冽冰雪中的殘荷鐵骨錚錚地佇立著。枯萎并不意味著消亡。艷麗逝去,必將奇葩重生!

《老夫老妻》
親愛的
我已老去
來到雪地了
是否記得青春
是否記得往事
追尋一生
原來我們是彼此的寧靜
失去睡眠的夜
原來我們是彼此的月光

他給我傳來哈爾濱的雪荷圖片和他的心情寫照,我為之震動。白茫茫一片,只有枯枝撐著雪。不由地心中響起詩的聲音:“雪地里/我留下線索/所有一切都被收藏/只留下孤獨……”

雪荷的震撼,激發我心中詩意不斷:“來到雪地了/是否記得青春/是否記得往事/追尋一生/原來我們是彼此的寧靜/失去睡眠的夜/原來我們是彼此的月光”。

自2010年起擔任臺北歷史博物館館長的張譽騰也偏愛吳景騰拍的 《雪荷》,他說:“吳景騰遠至哈爾濱拍荷花,雪地里何來荷花?冰原上,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荷的枯枝,但是他卻拍出天地間的訊息:地底仍有希望,只要春天來到,荷會再生,生生不息。枯枝不代表死亡,只要有心,只要有春風,春暖時節,荷會再來。枯枝是指向天地的生存。

數十年拍攝荷花,吳景騰領悟到荷的生命觀。“荷花四季,春、夏、秋、冬,好像人的一生。荷為人生,人生為荷。春荷、夏荷、枯荷、雪荷都有各自每個時刻的美”,在他的鏡頭下,荷是蓬勃的動力,荷是生命的輪回。

為了追荷,吳景騰總是立刻動身,爭分奪秒,拍回荷的千姿百態。

《秋天的舞蹈》
花不見了
落盡繁華
香氣余波
花去了何處
月光包裹
踏出輕盈腳步
張開雙手
轉動夜晚
跳舞
只要跳舞
離開的歡笑也會回來
一起跳舞
《荷影共舞》
暮色中
荷葉舞蹈
我和我的孤獨跳舞
我和我的影子跳舞
波光閃閃
黃昏不老
青春正在路上

9歲開始接觸照相機的吳景騰,從小有著攝影夢,報考大專時,只填臺灣當年唯一有攝影科的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印刷攝影科。吳景騰一生鉆研攝影,他曾任臺灣聯合報系新聞攝影中心副主任,曾獲第25屆文藝獎章,第13屆、第16屆金鼎獎 (新聞攝影類),以及第23、24、26、27屆曾虛白新聞攝影獎。也曾擔任2009年、2016年國際新聞攝影比賽(華賽) 評委,以及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主辦的2011年關注貧困全球攝影大賽評審委員。

《綻放的理由》
為了藍色
為了更接近天空
連夜奔行
向上綻放
我是花
是荷花
是生命的召喚
不急不徐
就在今天下午三點
為了遠方趕來的云朵
我從綠葉間升起

今年5月,我們從淮安返回臺北的次日,我還在睡夢中,他又一次傳來荷花圖片,附加說明:“這是新北市新店安坑的荷,今早拍的。”原來,他的心中早就記掛著那朵荷,因此,一回來便立刻去拍。我看著那朵初綻的荷,又有詩來到心房:“蜻蜓如約來到,立夏,我在風中等待,夏天的開始,溫度剛剛好,見荷如晤。”

吳景騰對光影、畫面有著獨特的構思。早年,他在學習攝影期間,對黑白攝影、紀實攝影、運動攝影、風景攝影、生態攝影、人像攝影等各類題材,他都有嘗試。直到有一天,他想:“如果東拍一張、西拍一張,無法顯現自己拍攝風格,于是選擇離家最近的臺北植物園荷花池,嘗試拍荷花,初期先拍50張不同姿態的荷花,再增加到100張、200張,希望經由構圖、光線、呈現不一樣的主題。”

《夫唱婦隨》
說好要和你一起賞荷
說好要和你一起賞荷
荷花正看著我們
那朵花就像我遇見你的那個夏天
下午三點十五分三十二秒
我看見你經過身旁
美麗如荷
為荷會遇見
荷為人生
人生為荷
因此我就一直追著你
跟著你的腳步
隨著你
徐緩的轉動
然后
我們一起向前走

1983年,他先后在臺中、臺北、高雄等地舉辦“荷花攝影巡回展”,彼時,攝影大師郎靜山 (1892-1995)特別前往臺中為他的攝影展開幕剪彩。郎老告訴吳景騰:“你的荷花拍得很有生命力,要繼續拍下去。”

郎靜山老人的這句話在年輕的吳景騰心中像首歌,反復播放。從此,他追著荷花,拍了40多年。

我從沒看過這么特別的荷花。或許是吳景騰一生都在追新聞,看遍世事人情,看透時光。因此,他拍的荷花有一種特殊的寂靜,有著獨到的體悟,喜怒哀樂、生老病死、愛恨悲愁,盡在他的取景框里

《綺 麗》
荷花嬌欲語
李白《淥水曲》的詩句
荷花心事
粼粼水波
那些將說未說的
一千多年了
醉在湖邊
夏天的暗香
除了綺麗
我聽見語詞遷徙到云端
在歌唱中綻放
《并蒂蓮》
唐代杜甫有詩
并蒂芙蓉本自雙
唐朝皇甫松有詩
芙蓉并蒂一心連
宋代周純有詞
染相思
同心并蒂
古詩詞里驚喜多
相偎相依
兩朵荷花并生一蒂
相伴到老永不悔
只要有心
愛的神話總會和我
不期而遇

吳景騰拍的荷花有一種特殊的寂靜。

而這份寂靜是經過磨練的。

“我開始拍攝荷花時,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早上六點到植物園觀察拍攝荷花,到八點半就去雜志社上班。一段時間之后,發現荷花的生長過程像人生一樣,從出生、幼年、青年、壯年到老年,也有喜、怒、哀、樂。荷花冬天枯萎,春天又復蘇。我的心深受啟發。”

我想,他觀照荷花,而荷花也觀照了他。于是荷的思想在他心里生根發芽。

40多年來,風雨無阻,他守著荷花池拍攝。他在守著什么?

即使我們已在去年出書,同時也在臺北、高雄、淮安等地舉辦了荷詩對話攝影展,吳景騰依然守在荷塘邊,守著他心中的荷花。

我繼續接到他從各地拍攝來的荷花圖片。

今年母親節,他拍攝了一朵荷花和一片荷葉,在來信中寫道:“一朵荷花,旁邊一定有一片荷葉,這片荷葉稱為‘伴生葉’,它是供給花朵養份的,像媽媽撐傘在保護小孩一樣,無時無刻的照顧。小孩在媽媽的保護傘下茁壯成長。愿天下的媽媽都快樂。”

《荷花遺忘的事》
跟著我
往前滑行
那些荷花都到那里去了
深秋
稀疏荷葉
冷風水霧波光
荷花遺忘了什么
是不是忘了
還有紅冠水雞

我看著他拍的花與葉, 《伴生葉》 美麗的荷葉,美麗的愛。

今年四月下旬,我們前往淮安前,先到南京,拜訪了南京的荷花達人、中國花協荷花分會副會長丁躍生,他在為 《人生為荷》 所作的序言中寫道:“余種荷植蓮三十余載,與吳先生同喜荷成為蓮友。觀吳先生的荷花攝影,讓我聯想起佛,荷在佛的世界里是崇高、圣潔的象征。”

佛家說人生三重境界:一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三是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吳景騰拍荷,拍出了境界,拍出了特殊的寂靜,一塵不染。

《悄悄話》
只想對你說
不給別人聽
一張荷葉好說話
蓮蓬正秋天
趁著沒有人看見
為何我愛你
我忘記了上面的草兒
再說一遍悄悄話
應該是
為荷我愛你

彼時,丁先生的荷花園里的荷都還在缸里撫育,有些才剛開始長葉子。吳景騰拍到一朵“花”。很美。我問這是在那里拍得的?怎么我沒看見?

他笑了。他說,那不是荷花,是荷葉,是在缸里初生長,探頭看世界。于是,我心中又有詩:“前世度不成,今生來等你。我是你的船。2019年,春夏之間,荷葉說。”

還記得今年春分時,他拍白鷺鷥飛過荷田,我回他:“白鷺鷥的翅膀上有春天的味道。飛來荷的春分。”他很高興,又傳來幾張,我寫詩回他:“于是,我展開雙翅,乍暖還寒,擁抱一池初綻的荷。故宮似遠還近。我們一起去看看蘇軾的寒食?或是就在至德園等待吳景騰?”他回我一個害羞的笑臉。

《秋詩裁縫》
玫瑰色
淺綠
淡紫
鵝黃
粉紅
再加上一點點白
風的信差
送來
今年秋光裁縫的衣裳
暗夜為荷而穿
《謝謝你的親吻》
謝謝你來
謝謝你記得
謝謝你的親吻
我們曾經一起旅行
曾經美麗生活
我將遠行
最后的時光
我的心因你而跳動

夏日,他寄來盛開的荷花,我回他幾句:“一個季節已經夏天。一個還在春日。跨海,我們看到荷的不同風景。有特別的光。

他又傳來更多荷花。我的手機像是荷池,一年四季開滿荷花,盛滿夏日時光。

前臺北歷史博物館館長張譽騰曾說:“吳景騰不但把握住每個剎那,而且以鏡頭作畫,拍出有如畫作的荷塘風景。”臺北歷史博物館緊鄰南海學園的植物園荷花池,張譽騰長達7年在那兒上班,他常遇見守候在荷花池畔的吳景騰。“他拿著照相機,守候著池塘。他那專注的神情,讓我想到盛夏的綠池紅荷。”

《月光杯》
我的心
藏著時間的細語
香氣吹來一簾花夢
你的名字是我的月光杯

是的,吳景騰就是荷。尋尋覓覓,反復拍了40多年,荷的四季都在他的觀景窗里。但是,他還在不斷思索。也許,他在按下快門時也想著,人生到底是為了什么?是為了荷花而來?

“人生為荷,荷為人生。”盛夏,他傳來這句話,附帶一張綺麗的荷花。

《比 翼》
荷塘寫了一首詩
正是
南宋詩人楊萬里的《小池》
其中兩句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頭
莫非是他昨夜返來

照片里彷佛有暗香飄來,我想起曾為他的荷花寫詩:“荷花嬌欲語/李白 《淥水曲》 的詩句/荷花心事/粼粼水波/那些將說未說的/一千多年了…… ”忽然間,我想,吳景騰此生不就是為荷而來,他要把那些藏在心中未說的荷花心語,好好說一遍,于是他窮盡大半生,追著荷池跑,他要說出“荷語”:“人生為荷,荷為人生。”


吳景騰:攝影名家,1953年生于臺灣嘉義縣大林鎮,曾任臺灣聯合報系新聞攝影中心副主任、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技術教師,2009、2016國際新聞攝影比賽〈華賽〉評審委員、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主辦2011年關注貧困全球攝影大賽評委。

 

 


歐銀釧:臺灣知名女作家,出生于澎湖縣湖西鄉。曾任臺灣《皇冠》雜志編輯、聯合報系民生報資深記者。1998年被《臺灣文學年鑒》選為“十大文學特寫人”之一; 曾獲臺灣 “五四文學獎”之文學教育獎、最佳華文寶藏獎。

 

 


來源:中國周刊網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