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一代人都有各自的宿命。我們各自的主要歷史與記憶,無論是對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還是對城市化、信息化、全球化巨變,也許這些信息有些是存儲在微信、微博里,有些也許蘊含在網游、動漫里,甚至在網絡小說、華語大片里等等,不一而足。但無論如何,我們的人生哲學能不能放輕松,而不要沉重;要樂觀,不要悲情。我們如能摒棄對社會與世情的輕視之心和苛責之情,抱以平常心和欣賞的眼光來看待生活、審視生活,我們總能從身邊生活變化的點滴,感受到浸潤心頭的詩意和生活的美好。

從小崔變成老崔、從職工變成退休職工,我在北京朝陽區定福莊工作、生活了30多年,親眼目睹了家門前的點滴變化,見證了生活美好向前的曼妙風景。比如,我眼中家門口的“四個一”變化。

一個路口的堵心與疏通

30多年前,小區門口正對公司大樓的地方,劃上一條斑馬線,看上去讓人方便了,上下班無需繞道,但行人車輛任意穿行,讓我每次過馬路的時候,都感到特別頭疼的。特別是下雪天,路面白雪經人踩車軋,凍成又濕又滑的黑冰,人在上面走時膽戰心驚,怕摔跤。記得有一次,十多個人站在路邊,面對來往車輛,等了很長時間始終找不到合適機會過馬路。在居委會協助工作,人稱“傻三”的蔡師傅后來從居委會拿了一面紅旗出來,戴上紅袖標,做義務交通協管員,在路邊指揮車輛,引導大伙過馬路……現如今,我家門前的那條馬路中間有了隔離帶,東西兩個路口還裝上了紅綠燈、攝像頭,不遠處的傳媒大學門前還建起了一座過街天橋,既有步行臺階又有坡形道,方便老幼兒童和殘疾人的出行。現在人多車更多了,我也老了,過馬路雖然有點繞遠,但心里卻比以前踏實、安逸多了。

一個電話亭的消失與永恒

20多年前,小區附近有一個插ic卡的電話亭,小電話亭為外出的行人打電話提供了方便。

當時我在單位的組織部門工作,為了通知公司一名副書記開會,體驗了一次打電話的難處。這名副書記在507蹲點工作,沒有特殊事情一般不回公司。那時候,雖然有尋呼機,但是我呼了他一遍沒回音,連呼了三遍也都沒有反應,可是我守著電話又不敢走,怕他隨時回電話過來。最后連上廁所都是一溜小跑出去,快去快回。然而,一直等到快五點下班了,我都還沒有等到他的回話,工作任務還沒有完成,沒辦法,我只好給他們家里打電話。接電話的是個小女孩,說話帶有童音,估計是三四年級的小學生。我讓她準備好紙和筆,把通知他父親開會的會議時間地點告訴她,讓她記下來轉告她父親。當時我還讓她在電話中復述了一遍,確認無誤后才掛了機。第二天我才聽說,這名副書記當時雖然聽到了尋呼機的呼叫,但是因為現場沒電話,等他回到現場辦公室要給我回電話時,已經到了下班時間,那時候,我們家里也沒裝電話,因此當天就沒有回應我。如今,街頭電話亭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很多人家甚至連座機都辦理了撤機或停保號業務了,取而代之的是智能手機,大家動動手指就可以隨時視頻聊天發微信了,一個早上好的表情問侯,就開始了我們一天的新生活。有一句廣告詞,就能說明通訊行業的快速發展,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了巨大變化,這句話就是:無論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

一個公交車站的變與不變

在我的記憶中,八十年代的定福莊車站只有一個站牌和342、382兩條公交線路。342路是從小莊到新華大街;382路則是從上莊到楊閘。那時候乘車難、追車難的情景至今記憶猶新。

當時我在公司老干部科工作,日常工作是負責給老干部送工資和報銷花費,需要我們上門辦理業務。科長給我們每人一張地圖和一個大飯盒,飯盒裝錢,防止被盜。

有一次,我去北京工人療養院,給一位老同志送工資,那里只有一條到蘋果園的地鐵,坐地鐵過去也得倒一次公交車,因此我決定坐公交車過去。早上8點,我從家出發,中途倒了3次車,到達那里時已過了中午12點鐘。

當時工人療養院門前也只有一個站牌,一條311線路,發車間隔30分鐘。我返回去的時候,一輛公交車即將離站,當時我離車站還有幾十米遠,急得我迎著公共汽車邊跑邊招手大喊:停車、停車——那個司機很好心,把車停了下來,讓我搭上了這趟車。

今天的定福莊車站,不變的還是一個站牌,但是有411、517、639等8條公交線路,還開設了快速公交的專用道,從定福莊到民航醫院一站直達,行人坐車變得更加方便。而且坐地鐵也不用再倒公交車了,直接到南馬路那就能坐上輕軌。更實惠的是,如今65歲以上老年人憑老年卡還可以免費乘車、逛公園。坐車不花錢,130多家公園免費逛,也不用買公園年票了,老年卡還有充值、儲蓄等多項功能,還可以掃碼購物,不懂支付寶也不要緊,憑一張老年卡,都可以瀟灑走一回。

一個報刊亭的時代變遷記憶

定福莊公交車站旁邊曾經有一個報刊亭,很長時間以來,我每周一次去那買份電視報,我根據所看電視劇來決定從北京廣播電視報和中國電視報中任買一份,報紙拿到手上,第一件事就是先看劇情介紹,然后再看節目預告。選定節目后,就在旁邊做上記號。平常日子,晚一兩天去報亭也都能買到報紙,只有到了春節期間,買報紙就得盯緊嘍,要是去晚了,就是從北邊到南頭,從南馬路走到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途經三四個報亭,轉上一大圈也不一定就能買到。因為春節期間的電視報,上面不僅有“春晚”的節目預告,還有競猜題、有獎答卷等節目互動內容,因此買報的人多,報紙就比較緊缺。

現在數字電視節目可以回看,想看的內容隨時都可以看,大家手里都有手機、平板電腦什么的,看電視玩手機,閉上眼睛聽音樂,休閑得很。普經陪伴我度過美好時光的電視報,如今被排在了末位。只能忙里偷閑,抽空看看劇情介紹和文章大標題,再也不用在報紙上做看節目的記號了。

幾十年過去,流失的歲月,已經一去不復返。我們也不用再回到從前,只要能用心體會,我們就能永葆年輕心態,緊隨新時代潮流、接受新事物,更好地享受我們的美好生活 。

來源:中國周刊

聲明:

1、中國周刊網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2、部分內容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回復

請輸入你的評論!
請在這里輸入您的名字